玖海

三流文手游戏狗 c圈小透明
人蠢话还多。

瑞金 再次重逢的初恋3


  格瑞毕竟已经是个习惯多年独自生活的单身汉了,一时家里多了一个小朋友,总归有些照顾不过来。
  尤其是他在家工作时金还跟他撒娇的时候。
  “格瑞陪我玩嘛(ㅅ´ 3`)♡”
  “现在忙,等一下再说。”
  金吵闹了几句,见格瑞毫无反应便安静地趴在桌子上看格瑞打字的样子,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等格瑞完成了以后金已经趴在旁边睡熟了。
  格瑞抬头看了看墙上的钟,把金抱了起来。
  金感受到动静,迷迷糊糊地揉着眼睛:“格瑞…工作做完了吗?”
  “嗯,先去洗澡。”

  瓷白的浴缸里放着水,温热的水蒸腾起些白雾。...

一歌一酒茨

*大概只能算一个试读 后面肯定还有一大堆(要填的坑)quq
*歌词段子集 有糖有刀什么pa都有
*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的作死挖坑

  “而你撑伞拥我入怀中 一字一句誓言多慎重 你眼中有柔情千种 如脉脉春风 冰雪也消融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《我的一个道姑朋友》 

  七月的平安京正处仲夏,天气诡异多变。上一...

满天星(Gypsophila paniculata Linn .)

悠悠满天星。
黄金阁上晚妆成,云和曲中为曼声。
          -情人玉清歌
花语 思念、清纯、梦境

出镜:原po
摄影:kira

瑞金 再次重逢的初恋2


·养天使的日常 开始(◉ ω ◉`)
·真是太喜欢养成了啊啊啊恨不得每对喜欢的cp都来一次养成才好(呸

  格瑞梦见自己在一个石头山上遭遇了地震。轰隆一声巨响,格瑞就被砸在了一块石头下面,正正压在胸口,这块石头还有点热,压得他气短,冷汗涔涔。
  格瑞睁了睁眼,发现还是有重物压在自己身上,低头一看,却看见一个毛茸茸的金色脑袋,整个人趴在他身上睡得雷打不动。
  格瑞皱了皱眉,伸手用力推开了身上的小孩。小孩揉了揉眼眼神迷茫地看着他,格瑞瞬间懵了。
  这小孩怎么跟金小时候那么像……不对,这根本就是金小时候的样子啊!含着水雾的蓝色眸子里...

瑞金 再次重逢的初恋 1


·起名废 近期入坑吃粮后的产物
·现pa ooc私设有 文笔不存在
·hybrid child设定 无脑无逻辑
·接受的话请继续↓

  天气很热,蝉鸣喧扰,阳光从行道树的枝叶间细细漏在红砖人行道上,如同十年前的那个夏天。格瑞提着桶装的冰淇淋匆匆地从小超市走回家,甚至没来得及给自己买明早要喝的牛奶——那个笨蛋最喜欢冰淇淋,肯定已经等不及了吧。
  “诶格瑞,又买了冰淇淋啊。”在路上碰见紫堂幻对方寒暄着。
  “买给金的。”一起二十多年的发小每年夏天都要念叨一遍“夏天没有冰淇淋就不是完整的夏天啊!”格瑞也就养成了买冰淇淋...

酒茨 奶爸吞的育儿指南04

时隔100年的更新证明我没弃坑√

  众所周知,茨木只有一只左手而且打架非常厉害。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,这只左手也给茨木带来了很多麻烦——
  比如吃饭的时候。
  晴明的小纸人给大家准备的晚饭通常是寿司,大家都用筷子夹着吃得不亦乐乎,只有茨木用左手笨拙地抓着筷子,两根筷子夹在指缝之间,看起来有些滑稽。好不容易拿稳了筷子,颤巍巍地朝碟子里的寿司伸出去,刚夹起来一个不稳,寿司叭的一下掉在酱油碟子里。
  茨木瘪了嘴,心里一气把筷子捏断了一根。
  “夹不到不会叫人帮忙吗?你是笨蛋吗!”
酒吞看不下去地吐槽了一句,抬手给茨木脑袋上一记爆栗,夹起了茨木弄掉的寿...

世初里面最喜欢的一对♡
突然刹车真赤鸡哈哈哈哈哈哈哈
希望lof不要屏蔽♂

【四五双枪】 竹马


糖 非历史向年下现pa ooc200%没有文笔的傻傻傻白甜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对于库丘林来说,从小到大都过得挺快活的,唯一不那么美好的就是他的竹马邻居,比自己小一岁的,“别人家孩子”的典范,迪卢木多。
  库丘林家是个世代练武的家族,以枪术出色著名。库丘林三岁开始学枪,半月便能够拿起沉重的长枪舞出简单的枪花。被表扬以后库丘林骄傲地跑到迪卢木多家耀武扬威一番,看见邻居家比自己小一岁的小孩露出艳羡的眼神时,边扬着下巴边说“迪卢也来试试吧”。结果迪卢木多轻松的举起长枪,模仿库丘林的动作转了一圈,几乎能与库丘林媲美。
  库丘林噗通一声跪倒在地...

恭喜二位喜结连理XDDD
以及终于买到的吞皮!

酒茨 长眠


注意是一把刀子 be 慎
轻微ooc私设有 酒茨两个一起虐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茨木靠着大江山山顶最大的那棵梧桐树,脑子一片混沌,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。追捕他的那个阴阳师比以往都要心狠手辣,一张张的带着暴击的符咒毫不客气地往他身上招呼,直逼得他狼狈得逃回山里。身上无数的伤口渗着血,小腿一处狭长刀痕甚至深可见骨。腹部致命的伤口似乎被感染了,身子都发着烫。足有拳头大的血洞汩汩流出的鲜血把盔甲下的衣袍浸成了殷红,在茨木身下汇成血泊。
就这样结束了吗,毫无意义的生存,又毫无意义的死去。而在他妖怪漫长的一生里,他最在意的那个人对他濒死的处境全然不知,...

© 玖海 | Powered by LOFTER